刑场过了会有花园。

经历多了就麻木了?
错了,这种事儿永远麻木不了。都记着呢。
所有消费他、算计他得来的,迟早都要还上。
且走且看吧,cnm。

[胖獒]还刀

黑帮AU,没有三观。


*


张继科拿到了托运的行李,和周雨一起走出机场,路灯下樊振东正在抽烟。

十二月的风闻起来都是冰雪的味道,撑得鼻腔生疼。樊振东靠着车门,吐出的烟雾很快就被寒风吹散了。他看到张继科向他走来,便伸手掐灭了烟,把一点橘色的火光熄掉了,扔在地上一滩已经化得所剩无几的雪中。

张继科比一年前离开时要瘦,在这个所有人都应该臃肿的季节里仍显得细细长长,被黑色的风衣裹得活像一道影子。樊振东和他们打了招呼,接过行李,放进后备箱,又替他们打开车门,动作熟稔又自然。

张继科打了个哈欠,有些倦地揉着眼睛。车里很暖,热风让他发困,泪水蹭在手指上很快又蒸发干了。他歪着头,周雨正和樊振东

清凉一下

近来好热,来个灵异脑洞。
怕的话别看啦,不过也不太吓人。

*

大二暑假时高中同学不幸坠楼身亡,胖参加葬礼,回想起同窗时光格外伤感,文青之心泛滥,翻出同学手机号发了短信象征性表示告别,谁料晚上回家后却意外收到了回信。
胖以为是同学父母所以并未放在心上,关机睡觉,早起发现又收到了另外几条短信,语气轻快还带颜文字( 。ớ ₃ờ)ھ,都是在回忆一些高中时发生的事情。
胖试探着回了过去,对面每次都在几秒内回复。胖惊觉异样,随即打电话过去查证,接通后手机里的确是同学的声音,边笑边唱高中的校歌。胖惊恐挂了电话,手机疯狂地收到短信,都是同一句:找张继科,找张继科,找张继科。
之后再无回音。
胖和几个朋友说了,都安慰...

[胖獒]逐光

AU,非典型性杀手×2。

胡诌乱写瞎扯淡,不刺激,不正经,不好看。


*


樊振东说他最喜欢的还是张继科。

说这话的时候他刚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两个外国间谍,站在马路边儿上一脸忧郁。

周雨不爱听他说这些,叼着冰棍摇头晃脑:你俩都分手了,听哥一句劝,好马不吃回头草。

樊振东摇了摇头说你不懂,我俩那是战略性分手。

周雨嗤笑一声:我就烦你们这些个爱装逼的,非主流。

樊振东瞅了他一眼,欲言又止:你不懂。

周雨被他哀怨的小眼神瞅得发毛,三下五除二吃完冰棍,掏出手机打给张继科,还摁了免提。

张继科懒洋洋的声音从手机里头传出来:有事启奏无事退朝,要是没事找事就干死你。

周...

(・・)

好多新闻
好多舆论
然而
无人并肩
无人

相信你、陪你、支持你。
你永远都是我的英雄。

[胖獒]山海经里说

1.


张继科是樊振东的老师,教法制史的。

樊振东第一次看见张继科是16岁那年,在央视9套的一部纪录片里,片名叫《最后的饕餮》。

“《山海经》中记载,‘有兽焉,其状羊身人面,其目在腋下,虎齿人爪,其音如婴儿,名曰饕餮,是食人。’”旁白说道,“而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,饕餮已经逐渐改变了生活习性,像其他的异兽一般开始融入人类社会。在千百年以来,这世界上仅存的饕餮更是过着和人类别无二致的生活……”

镜头里张继科握着茶杯,一本正经地玩着手机。

旁白还在继续:“而我们要关注的是,一个种族的灭绝究竟是由何引起,幸存者又该如何去适应没有同类的社会……”

配乐很煽情,旁白很给力,看得樊振东眼泪汪汪...

[胖獒]到风里去(下)

这真是一个哲学问题。

樊振东说完这话俩人都沉默了,一动不动地僵持着。

张继科听见了樊振东的呼吸声,近在咫尺,还裹着一些别的声音。他又仔细去听,听见墙上的挂钟在咔哒咔哒地走着,空调运作的噪声虚虚实实,窗户外边儿是上一个夏天剩下的恹恹的蝉鸣,还有电视机里三分球带出的一连串的喝彩欢呼。

张继科抬了抬有些酸胀的手臂,在空气里晃了一圈儿,最后还是落在了樊振东的背上。

“起来,”他拍了拍樊振东,“沉。”

樊振东摇摇头,抱着他不放。

张继科叹了口气:“你硬着不难受?”

樊振东说难受啊,难受死了。

后来?后来两个人一致认为张继科家的沙发太小了。

他们借着这样暧昧又坦诚的气氛,小范围地展开了一...

[胖獒]病毒 2

那一声喝问像是一只强而有力的手,将樊振东整个人都提了起来,攥在手心里拿捏揉摆。这样的感觉令他惶恐不安,心如擂鼓,然而慌乱之中他仍旧没有忘记监视器里的张继科,用身体把他挡了个严严实实。

樊振东听见了椅子倒下的声音,在地板上拖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,其中还夹杂着他的老师压抑着怒火的质问,几近咆哮: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樊振东用指甲抠着掌心,在心里重复了一遍。是啊,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

他的老师似乎是不满于这样的沉默,僵硬地命令道:“开灯。”

灯光刺眼,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变得干涩酸胀,泪水充盈。在短暂的视觉失灵之后,樊振东清楚地看到了老师脸上愤怒而又失望的表情,那两道目光像是裹挟着深冬的冰雪...

不枉此行

阳光是他,彩虹是他。
世间的千种风景万般美好都是他。

1 / 2

© 小知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